歡迎訪問金財控股官方網站!關注微信新浪微博騰訊微博收藏本頁
全國免費咨詢熱線 400-800-8785
當前位置:首頁 - 財務資訊

股權轉讓方抽逃出資、非法減資、未出資及未變更登記時受讓方的5大法律風險!

發布時間:2020-11-27

  在公司收購中,股權轉讓作為收購公司的常規手段卻隱藏著巨大的法律風險。2014年之前公司法規定注冊資本實繳制,公司原股東就可能存在抽逃出資、非法減資、未出資及未變更登記。齊精智律師提示在上述情況下,股權受讓人可能要與原股東一起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一、原股東抽逃出資后轉讓股權,新股東是如何被“坑”的?

  1、 原股東抽逃出資后將股權轉讓給新股東的,在訴訟程序中,新股東可能承擔連帶責任,也可能不承擔連帶責任。

  (1)“抽逃出資”不屬于“股東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的情形,不符合《公司法司法解釋三》第十八條的適用情形,股權受讓人無需對抽逃出資股東的補充賠償承擔連帶責任。

  裁判要旨:《公司法司法解釋三》第十九條的字面意思只規定了原股東虛假出資轉讓股權后,受讓股東明知或應知的,對公司承擔連帶責任。對于原股東抽逃的責任是否也由受讓股東承擔沒有明確。從《規定(三)》規定的前后體例看,涉及虛假出資和抽逃出資的相關規定:并未全部作為同一條文規定,也沒有基于互相包含的關系而只列舉一種情形規定,因此,嚴格按照文義理解更符合該規定的精神。

  抽逃出資和虛假出資從后果看,都是導致公司不擁有該部分注冊資本,但從內涵上講是有區別的。虛假出資是公司成立之前的股東單方行為,因公司尚未成立,故公司不能夠表達否定意志,責任在于股東,新股東受讓后原則上要對公司承擔原股東的義務,此時可謂公司沒有過錯。抽逃出資行為是發生在公司設立之后,任何股東抽逃出資都必須經公司履行相關手續,從形式上看公司作出的是“同意”的意思表示,此時推定公司具有過錯,股權轉讓后,公司不能夠在同意原股東抽逃行為的前提下,又向新股東主張責任,否則,有悖誠實信用。因此,對《規定(三)》第十九條(現第十八條)的解釋不包括股東抽逃出資的情形。

  (2)“抽逃出資”包含在《公司法司法解釋三》第十八條中“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的范疇,受讓人未對股東出資情況審慎核查或未支付股權轉讓對價的,則應與抽逃出資股東向公司債權人連帶承擔補充賠償責任。

  溫州耀芾貿易有限公司、溫州芾源控股有限公司債權轉讓合同糾紛一案【最高人民法院,(2018)最高法民申1698號】裁判觀點:耀芾公司成立后三日內將注冊驗資的全部款項300萬元以借款名義轉出,股東未適當履行出資義務。第三人受讓有限責任公司股東的股權應當了解股東出資義務的履行情況,股權受讓人對耀芾公司設立時的股東出資情況負有審慎核查的義務,否則,應當繼受權利的瑕疵,并對此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耀芾公司設立時的股東抽逃出資事實確鑿,芾源公司、林秋連、周佳上、徐姹、陳展化、陳仙財、XX對此應當知曉,其主張對耀芾公司設立時的股東抽逃出資情況并不知情,但未提供任何證據加以證明,甚至從未提出自己就股權受讓已支付合理對價的抗辯,應當承擔不利的法律后果。

  2、原股東抽逃出資后轉讓股權的,在執行階段,法院可以直接追加新股東為被執行人,也可能不追加。

  (1) 直接追加瑕疵出資股權受讓人為被執行人尚無直接規定,依法應另訴。

  最高人民法院在(2019)最高法民申3848號再審案中,其認為根據追加、變更規定第十九條追加被執行人規定,不能直接追加受讓股東為被執行人。該案中,人民法院認為:“關于一審法院依據《變更、追加當事人規定》第十七條追加被執行人是否正確的問題。該規定第十七條僅規定了瑕疵出資股東在申請人的申請下如何承擔責任,并沒有規定瑕疵出資股東轉讓股權之后的責任承擔問題,解決瑕疵出資股東轉讓股權后的責任承擔問題應當適用《變更、追加當事人規定》第十九條之規定……故一審法院適用法律存在錯誤,二審予以糾正并無不當。”同時在該案二審程序中,甘肅省高級人民法院也明確“根據《公司法司法解釋(三)》第十八條規定,有權請求瑕疵出資股東履行出資義務,受讓人對此承擔連帶責任的主體分別為該有限責任公司和公司債權人。公司債權人主張權利的,應當提起訴訟。”

  (2) 司法實踐中也存在直接追加股權受讓人為被執行人的情形。

  最高人民法院審理的(2019)最高法民申1768號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再審案中,原審法院在執行異議之訴中,除審查原股東是否存在出資瑕疵的事實之外,并對股權受讓人是否承擔連帶責任進行了審理,最終支持該請求。最高人民法院圍繞原股東是否抽逃出資、受讓人是否承擔責任的再審爭議焦點審理后,駁回了再審申請,但并未就原審法院在執行程序中直接追加受讓人為被執行人的合法性發表意見,當事人也并未就此提出法律適用問題。該案中最高人民法院認為“本院經審查認為,本案系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再審審查的爭議焦點為金鉅公司原股東是否抽逃出資;如存在抽逃出資行為,作為金鉅公司股權轉讓的受讓人,賴谷應否承擔相應民事責任。

  ……綜上,金鉅公司向秋實經營部和民富公司轉賬,并未取得相應資產或權益,未得到合理對價。原判決作出的認定,并無不當,本院予以確認。……本院認為,《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若干問題的規定(三)》第十八條第一款規定,……原判決認定賴谷知道或者應當知道金鉅公司的原股東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即轉讓股權,并無不當。”

  二、原股東非法減資后轉讓股權,新股東是如何被“坑”的?

  1、在訴訟程序中,“不當減資屬侵害債權的侵權行為,侵權之債不能轉讓,因此與受讓股東無關。

  江蘇省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在“上訴人南京圣鷹投資有限公司股東損害公司債權人利益糾紛一案”中認為:“未通知債權人即減資的行為,符合第三人侵害債權的理論構成要件…因消防器材公司減資未通知債權人金海雙鷹公司的法律后果是對金海雙鷹公司的債權構成侵害,故對這種合法債權的侵害所生之債應定性為侵權之債。侵權之債所生債務因與特定的主體相關聯,所以侵權之債是不能轉讓的。”在此案中,法院比照抽逃出資的責任認定判決原股東對公司債權人承擔補充賠償責任,受讓股東對公司債權人不承擔責任。

  2、在執行程序中,未見原股東違法減資后轉讓該股權,法院直接將受讓股東追加為被執行人的情況。

  公司違法減資,公司已被作為被執行人,能不能直接追加公司原股東為被執行人呢?法律對此并沒有明確規定。筆者檢索了相關案例,部分法院認為,減資違反法定程序未通知債權人,與股東抽逃出資在本質上并無不同或應視為抽逃出資,可直接追加為被執行人;部分法院認為,減資行為違反法定程序,不屬于執行程序中追加被執行人審查范圍。

  (1)減資行為違反法定程序,不屬于執行程序中追加被執行人審查范圍。

  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2017)京03執異49號執行裁定書:本院認為,在執行過程中,變更或追加執行當事人的,應當嚴格按照執行方面法律、司法解釋的規定進行;沒有明確規定可以變更或追加執行當事人的,不得變更或追加。本案中,被執行人經工商部門變更登記,將注冊資金減資。現申請執行人提供的證據不足以證明第三人存在抽逃資金的行為,故對其追加被執行人的請求,本院不予支持。申請執行人所述被執行人的減資行為違反法定程序,不屬于本案審查范圍,可通過其他程序另行解決。

  (2)減資違反法定程序未通知債權人,與股東抽逃出資在本質上并無不同或應視為抽逃出資,可直接追加為被執行人。

  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2019)滬01執異289號執行裁定書:本院認為,本案爭議焦點在于,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債務人違法減資,申請執行人可否在執行程序中,以被執行人的股東抽逃出資為由,向執行法院申請追加該股東為被執行人。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執行中變更、追加當事人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八條之規定,作為被執行人的企業法人,財產不足以清償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債務,申請執行人申請變更、追加抽逃出資的股東、出資人為被執行人,在抽逃出資的范圍內依法承擔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本案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債務人為原A公司,可參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一百七十七條以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若干問題的規定(三)》第十四條第二款之規定進行審查。第三人關于本案不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的答辯意見,本院不予采納。

  被執行人原A公司向農業銀行借款后,于1997年10月將注冊資本金減為人民幣2000萬元,違反法定程序未通知債權人,導致申請執行人長城公司受讓了農業銀行上述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債權無法清償,與股東抽逃出資在本質上并無不同。申請執行人以抽逃出資為由,申請追加被執行人的股東為被執行人,依法不受訴訟時效的限制。

  三、原股東未履行到期出資義務就轉讓股權的,新股東是如何被“坑”的?

  1、訴訟階段,新股東知道原股東未履行到期出資義務而受讓股權的,應當承擔連帶責任。

  《公司法》司法解釋三第十八條規定: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即轉讓股權,受讓人對此知道或者應當知道,公司請求該股東履行出資義務、受讓人對此承擔連帶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公司債權人依照本規定第十三條第二款向該股東提起訴訟,同時請求前述受讓人對此承擔連帶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2、執行階段,法院無權直接追加受讓未履行出資義務的股權的受讓人作為被執行人。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執行中變更、追加當事人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九條規定:作為被執行人的公司,財產不足以清償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債務,其股東未依法履行出資義務即轉讓股權,申請執行人申請變更、追加該原股東或依公司法規定對該出資承擔連帶責任的發起人為被執行人,在未依法出資的范圍內承擔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彭軍與天津富鼎貿易有限公司、甘肅中環鑫泰錳業有限公司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案》【(2019)最高法民申3848號】裁判要旨認為:作為被執行人的公司,財產不足以清償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債務,其股東未依法履行出資義務即轉讓股權,申請執行人申請變更、追加該原股東或依公司法規定對該出資承擔連帶責任的發起人為被執行人,在未依法出資的范圍內承擔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但追加受讓人缺乏法律依據。

  四、原股東轉讓未屆出資期限的股權,新股東是如何被“坑”的?

  1、訴訟階段,原股東轉讓未屆出資期限股權的,新股東不承擔連帶出資義務。

  最高人民法院(2020)最高法民申2285號認為:出資義務尚未到期的情況下轉讓股權,不屬于出資期限屆滿而不履行出資義務的情形,不構成前述司法解釋規定的“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即轉讓股權”的情形。

  2、執行階段,原股東轉讓未屆出資期限股權的,不得追加原股東、也不得追加新股東作為被執行人。

  最高人民法院民 事 裁 定 書(2020)最高法民申133號認為:公司的原股東在出資期限屆滿之前即已將股份轉讓的,不屬于《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執行中變更、追加當事人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九條規定的“未依法履行出資義務即轉讓股權”的情形,人民法院不予追加該原股東為公司債務的被執行人并無不當。

  五、原股東轉讓股權給新股東尚未變更登記的,新股東未必不可阻卻轉出方金錢債權人對股權的執行。

  1、股權買受未工商登記,未必不可阻卻轉出方金錢債權人執行。

  裁判要旨:股權轉讓方與受讓方在簽署股權轉讓協議后,又完成公司內部相關股權變更登記手續的,雖然尚未進行工商登記變更,但受讓方已經取得股權,其可以對抗股權轉讓方的金錢債權人對仍登記在轉讓方名下股權的強制執行。

  2、股權受讓人實際取得股權后雖未辦理轉讓登記但可因工商局暫停辦理股權變更登記的行為取得一定的公示效力從而排除執行

  裁判要旨:股權受讓人在辦理公司登記機關變更登記前不得對抗第三人,但在其實際取得股權后由于工商局書面通知暫停辦理股權登記變更申請的行為已經產生了一定的公示效力,因此對于股權登記人的債權人請求許可執行該股權的主張應當不予支持。

  綜上,股權轉讓中,受讓瑕疵股權的新股東面臨一系列法律風險。

  來源:法商之家

 

  END

 

分享到:
客戶案例
深圳市全標藥業有限公司 查看詳情
四川省勞聯兌成人力資源管 查看詳情
新鄉長城機械有限公司 查看詳情
廈門承安汽車銷售服務有限 查看詳情
河南天圖園林景觀有限公司 查看詳情
十一选五青海开奖结果 证券期货分析师考试 体彩p3试机号关注金码 开元棋牌下载 幸运快三规律破解软件 足球即时比分 AS真人棋牌官网版下载 重庆幸运农场平台 泽塔币今日价格 双色球合买 捕鸟达人电脑 江苏7位数开奖时间 浙江飞鱼实业有限公司 微乐龙江麻将怎么下载 福彩3d字谜图谜总汇图九 玩闲来宁夏麻将总是输 ag真人网投 证券期货分析师考试 体彩p3试机号关注金码 开元棋牌下载 幸运快三规律破解软件 足球即时比分 AS真人棋牌官网版下载 重庆幸运农场平台 泽塔币今日价格 双色球合买 捕鸟达人电脑 江苏7位数开奖时间 浙江飞鱼实业有限公司 微乐龙江麻将怎么下载 福彩3d字谜图谜总汇图九 玩闲来宁夏麻将总是输 ag真人网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