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奇書網新筆趣閣>書庫>言情女生>扶貧石器時代> 第三百五十三章 及時行樂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第三百五十三章 及時行樂

    ……

    與此同時還可以派人滲透進去。

    這要建立在已經穩定控制地下羽蛇神教的基礎之上,滲透進去后,不斷把滲透擴大,最終把地下羽蛇神教全部鏟除,更替成羽蛇國官方的人,這樣一來也就能夠通過這個縫隙,反向把控住天只了。

    想通了這些,姜炎便開始了策劃與布局。

    九屠其實比涂昂更擔心姜炎的不成熟,所以每天都會從七星衛那里聽取相關報告,當聽到姜炎作出這樣的計劃后,他松了一口氣。

    這孩子總算是不錯了。

    過段時間看看具體成果,如果不錯,那他就完全甩鍋了。

    “圣主,外面有人找!本磐郎宰餍菹,就有人跑過來跟他說。

    “誰?”九屠順口問道。

    “喂!九屠!九屠!我來啦!你還不出來迎接!哈哈哈哈!”一個豪爽的聲音突然傳來,九屠正喝水呢,一口水噴出,差點從椅子上掉下來。

    這貨怎么又來了?就沒點正事嘛!

    九屠翻了個白眼,走了出去,剛走到門口,一道黑影迎面撞上,把他撞在胸口,九屠滿臉埋在香軟之中。

    “嘿嘿嘿,舒服嘛?”月嘲按著九屠腦袋又擠了兩下。

    “舒服個屁,一股汗酸,快悶死了!本磐罌]好聲好氣推開,月嘲摟著他肩膀道:“走走走,今天我請你喝酒,你請我吃飯,你看,我把歸墟里最好的酒給你帶來了,嘖嘖,夠意思吧?”

    然后兩個人就這樣勾勾搭搭,走出了阿羅鎮,走向九屠城。

    “你個女人,三天兩頭勾引我,是何居心啊!本磐佬Φ。

    蛟壬月嘲沒少來煩他。

    他對于這樣大咧咧的豪爽性格雖然不是很喜歡,卻也不討厭,對于她是蛟壬月詠親姐姐的身份卻時常懷疑,因為太不符合了,月詠這么溫柔,怎么有這么個……說不好聽點就是潑皮的姐姐。

    和月詠不同,月嘲和他在一起就是勾勾搭搭的。

    “嗨,你還不知道我們這些海只嗎,我這到了fā qing期,不是很正常嘛,海里的看不上,陸地上看中的你又舍不得給,所以就過來蹭蹭你了!彬匀稍鲁昂敛槐苤M道,就跟個習慣講葷段子的大老爺們兒似的。

    “誰啊,我給你介紹!本磐蓝挷徽f直接道。

    “你兒咂!”

    頓了頓,九屠又弱弱問了句:“哪個?”

    “你最小的那個,大兒子也成!

    “擦!我小兒子是你侄子,大兒子雖然和你沒關系,但已經訂婚了,還訂了兩個,你這不是攪局嘛,瞎胡鬧!本磐罌]好聲好氣道。

    “所以我糾纏你啊!

    “月詠要是知道她怎么想?”

    “誒,我們歸墟里的規矩你又不是不知道!痹鲁安灰詾橐獾溃骸霸略伹懊娑寂帕四敲炊嗔,你還介意我干嘛,我都不嫌棄你!

    “那你趕快嫌棄我!本磐赖。

    “嘿,你這人類我琢磨不懂了,不是說你們人類是高等動物,可以隨時隨地fā qing的嘛,怎么到你這里就不行了呢?”

    “臥槽……誰誹謗我們人類?”九屠郁悶道。

    “角蟒說的!痹鲁傲ⅠR甩鍋。

    “他懂個屁啊!本磐赖溃骸八嵌膊粫磮D紙都看不懂了!

    “說到這個圖紙我還要多謝謝你!痹鲁暗溃骸霸瓉砦乙彩遣恍加诮ǔ沁@種事的,但是在后方建城后,確實感覺方便許多,很多事感覺都有條理有根底了,就是我那座城太大了,估摸著至少花費個三十年才能完工,到時候城里頭有源源不斷的物資武器產出,打起仗來也不怕,輸了還能龜縮,休養生息來一波,打消耗,沒城池的就只能被消耗,現在想想你們人類也真聰明!

    “不論是看在月詠的面子,還是你誠意,建造一座城沒什么,羽蛇國現在也是有這個國力,能幫一點是一點,我也信任你,你這海只挺好的!眱扇藳]有走快,就是一步一步邊走邊說,走了一段時間連阿羅鎮百里谷田還沒走出,月嘲毫不在意,她摟著九屠,九屠也只能聽之任之。

    不過月嘲身上散發的香味實在要命。

    他知道這種味道,月詠身上也有,不論男女聞到了都是心神燥熱。

    這也只有蛟壬在特殊時期才有。

    九屠被弄得受不了,在谷田里和月嘲滾了半天后才完事,這才舒服多了,最重要的是月嘲也爽了,拍拍肚子好像完成心愿了似的。

    “爽啊!痹鲁坝钟H昵地蹭蹭九屠的臉:“這樣我就有孩子了,到時候我那邊要幫助,你不能不給啊,我現在打地盤,以后都是你孩子的,你這個當爹的不能厚此薄彼,聽到沒?”

    九屠翻白眼,這還賴上了不是?

    “行行行,但是我和你說,你也得聽我的,要不然歸墟里沒有穩定的地方,今天來明天去,沒有個頭!本磐赖溃骸按_切的說,你要是大氣一點,干脆把你在歸墟里的地盤就叫做羽蛇國,成為羽蛇國的一份子。羽蛇國這塊地方以后是圣主說了算,眼下圣主是我,我已經在培養姜炎了,姜炎爭氣得多。你要真想,就得聽我的,按我說得來。這不是說我比你強,不是,是羽蛇國形成眼下的穩定體系,里面經歷了很多挫折,我們有這樣的解決經驗,可以快速完成一切問題的處理,讓勢力變得穩固。月嘲,你說呢?”

    九屠抱著月嘲走在路上。

    做過之后一段時間,沒有恢復的時候,蛟壬會呈魚狀,好一會兒才能恢復,這也是蛟壬一族的生物特性。

    “我都把自己給你了,你說怎么就怎么嘍”月嘲笑道。

    “嘿,我怎么感覺是我被那啥了,吃虧了呢?”

    “別逗了行不行?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羽蛇國現在也是外有內患,當然,這些都不是什么大事,凡是人力上的事,就算鬧騰起來也都是你玩剩下的,最重要的大事是你羽蛇國資源匱乏!

    “月詠和你說的?”

    “她怎么可能說,她對你忠誠得很,但我在你眼里就這么無腦?嗯?這點都看不出來想不到?咱兩都交情那么多年了,真是的,羽蛇國很多事我也在學,但我真的心力有限,又要打仗又要勘察后方,腦子好能夠幫上忙的海只少的可憐,我也累啊!痹鲁皣@道。

    海只天生力量強,體格龐大,在海中戰斗,更有巨大優勢。

    缺點就是腦子不好使。

    “粉碎一塊石頭,海只一拳頭就夠了,大地上普通人類一拳頭做不到,也許一天都做不到,于是大地上的人類弄出了工具破壞石頭,破壞過程中發現石頭堅硬,可以按著破壞變成各種形狀,于是就利用這個來打磨工具。打磨工具的過程中,不斷在想能夠用工具做到其它什么事。時間長了,我們弱小的大地人類腦子就變得無比靈活了,你們海只依舊靠著砸爛石頭的一拳頭!本磐赖溃骸霸鲁鞍,我說這些你能理解嗎?”

    “我又不蠢,可我有什么辦法呢?”

    “辦法都是想出來的,說沒辦法那就真沒辦法了,說有辦法那就真有辦法了……算了,這件事你也別急,你就聽我的安排行吧?其余你該怎么做還怎么做,也不要著急!本磐赖溃骸斑@件事我已經著手考慮了!

    “那成,海底礦脈挺多,說實話我們能做的也就是笨辦法挖,如果你們能來,肯定可以想辦法采!痹鲁罢f到這里,雙腿已經恢復,九屠要把她放下,月嘲不讓道:“就這樣抱著嘛這樣的感覺挺好的,你就抱著好了。你看,我又不討厭你,對不對?”

    “怎么弄的好像我……”

    “本來就是啊,咱兩誰跟誰,對不……再來一次!

    “還來?”

    “及時行樂嘛,和你我感覺挺爽的,以后肯定要經常找你做!

    “呃……”

    九屠和月嘲就這么定下了,月嘲說話也是直言不諱,有什么說什么,行就行不行就不行,聊完就爽快了,也不耽誤事。

    倒是九屠自己有些過意不去。

    涂昂跟他說,要考慮考慮凌霄和小雅,九屠當時不以為意,覺得自己心是守住了,不能這么亂來,沒想到轉眼又和月嘲攪合在一起。

    九屠和月嘲經常去九屠城里喝酒。

    不過兩人這樣太過矚目了,于是,無奈的九屠在城里頭買了一塊地皮,讓七星衛和他一起,親手搭建了一座酒館,因為酒館不是地面酒館,而是整個羽蛇國有史以來第一家地下酒館,所以直接命名為“地下酒館”。

    為什么是地下酒館?

    九屠從羽蛇家老宅,也就是他阿媽那里搬來了很多酒,各種各樣的酒,這些酒都是羽蛇家自己釀制的,不對外出售,釀制方法也是羽蛇阿羅請了在“酒學”上極為有經驗的一群人,按照自己口味來制造配方,儲存方法,制造成“羽蛇家族”獨有風味的酒品。

    九屠不是很喜歡喝酒,不過阿媽弄出來的酒很符合他口感。

    難的是這些酒需要特殊環境保存,只能分層存儲在地下,酒打開一段時間,在常溫下醒完了就開始變味,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直接待在酒窖里飲酒,于是按照這種方式,九屠就在一層層往下的酒窖里分別建立了各種各樣的飲酒房間,比如說桑拿房,溫泉房,廚房,花房之類的。

    大量挖掘的地下土會比較難處理。

    九屠索性一揮手,將這些土變成了地面結構,于是地下酒館地底下有幾層,地面上就有幾層,酒館雖然不大,但上下總共加起來也都有十四層,上面的酒館每一層都風格不同,有些是純木結構,有些是土木結構,有些是竹木結構,有些是大理石結構,有些是金屬結構……

    而地下酒館的外面,看起來就是一棟極丑極高的土堡房。

    上面有些地方還栽種了樹,感覺就像廢棄后年久失修的破房子似的。

    九屠原來的意思是不想引人矚目,但這么一座特點鮮明的酒館,卻建立在九屠城中……九屠城是羽蛇國國都城市,也是目前行政等級和建設程度各方各面都最高的城池,從根本上不允許有其余城池超過的那種,這里寸土寸金,而利用這樣的地方建造這樣一座建筑,不吸引人才怪。

    建成之后的當天,也沒什么開業儀式,就那么悄悄然開張了。

    結果反而吸引了不少人到來。

    酒館里的服務員是誰?七星衛。

    七個不是俊美就是漂亮,不是有氣質就是有相貌的青年,里面各方各面用的布料要么是綢緞要么就是頂級織錦,色彩搭配深沉不暗沉,風格設計簡約大氣,但又恰到好處,簡直是真正的低調奢華。

    建成之后第一天,打掃干凈了,九屠就把姜炎拉過來喝酒。

    姜炎來之前沒少數落九屠,說什么浪費功勛幣,浪費公家資源,等等之類的,結果來了就一句:“誒?爹,這喝酒感覺還真不錯!

    果然,萬物逃不過真相定律。

    九屠告訴姜炎,這就是家族酒館,以后隸屬于羽蛇家族的人都可以進來,就當是家族聚會吃飯的地方,畢竟羽蛇家族的宅邸太多,其中最重要的幾間都是莊園,存在于羽蛇國各地,但那地方太大,建造得很像皇宮,完全是羽蛇阿羅的品味,反倒是沒了人情味。

    羽蛇家族里的羽蛇一脈,羽蛇阿羅,羽蛇九屠和他的幾個兒子,就那么幾個,典型的地廣人稀,九屠覺得沒必要,也必須把家族成員時常拉一塊兒聚餐喝酒什么的,服務員和傭人都讓七星衛充當好了,又不是不給工錢。

    九屠建造沒少浪費功勛幣,反正羽蛇家族不在乎這些。

    但讓九屠沒想到的是不少人竟然還壯著膽子過來尋求酒喝,多少錢不在乎,就是圖個新鮮,人家都說到這個份上了,九屠不讓就過意不去了,最重要的是建在這樣的地方,卻屬閉門謝客,太奇怪了不是?

    但也不能太引人矚目。

    于是就太高消費,地底下的酒窖不開放,地面上七層開放,每層往上要翻倍加價,以此來限制人進入。

    ……22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GPK钱龙捕鱼技巧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