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奇書網新筆趣閣>書庫>都市青春>武術巨星> 223.《我不是疾速藥神》(四)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223.《我不是疾速藥神》(四)

    程勇的賣藥價格完全超乎了其他人的預料,邊上的神父也都被驚了一下。

    程勇這完全是冒著很大的風險去走私仿制藥,他要是賣個四五千,誰都不會說什么,畢竟相比起四萬的藥價,這已經是很公道了,但沒想到他只賣四百五十塊錢。

    程勇看到他們這副驚訝的模樣,笑著道:“怎么,在你們心中我就是那種為了賺錢沒有底線的人?”

    “不不不,程哥你誤會了,我不是這個意思!眳问芤孢B忙解釋道。

    程勇看他還想說什么,擺擺手示意他不用解釋,問道:“這些藥品你們看怎么散出去?”

    “這個你就交給我吧,我待會兒就通知大家去教堂!鄙窀钢鲃拥臄r下了這個工作,同時心中也無比的興奮。

    這樣的價格可以肯定的是,他那邊的所有人都可以承受,這簡直就是天大的好事,他完全迫不及待了。

    相對比而言,神父才是真正的關心他人,像是呂受益以及程勇都不是。

    其實程勇也有自己的小算盤,他加上的這個五十塊錢運費也是有原因的,不僅僅只是運費那么簡單。

    要只是運費的話,那么也不需要這么多。

    這些錢他想要留著給女兒買正版藥。

    這是不是很諷刺?

    用賣假藥的錢去買正版藥!

    但是這樣也是一種無奈!

    程勇不想給自己的女兒吃盜版藥,不是其他的原因,也不是什么心理負擔。

    已經到了這一步,他還有什么心理負擔?

    他只是想要將最好的給女兒,尤其是在藥物這上面,仿制藥的效果雖然說不差,但是他還是不想將那一絲差別帶到自己女兒身上。

    這或許就是一個身為父親的心態,他總是想要將自己能夠給的最好的給兒女們。

    第二天就來到了教堂,一開始眾人對于呂受益的話還有些懷疑,畢竟這個價格相對比正版藥來說實在是太便宜了。

    他們也不是沒有上過當,自然不會就這么相信的。

    “你是不是在騙我們?這不會是你們隨便弄一點維生素就當做特效藥吧?”有人提出了疑問。

    “是啊,你們還有沒有一點良心,我們這些人都這樣了,你還要來騙我們的救命錢!边@人的語氣就顯得很是憤怒。

    這話一出,似乎就已經將這個藥定性成為了假藥,專門來騙錢的。

    一瞬間,原本這個群體的神經就比較敏感,在這個時候瞬間被點燃了。

    有些沖動的都想要立即沖上來打人了。

    呂受益也沒想到居然是這樣的情況,一時間也有些茫然無措。

    這是怎么了?

    他明明是在做好事啊,這樣的特效藥完全就是成本價,為什么這群人會這樣子?

    程勇帶著兜帽將整個人賭遮掩住,他站在最后面看著這一切,眼神中沒有太過生氣。

    這些人的心情他能夠理解,因為他的女兒就是這個群體的人,他們每時每刻都要面對病魔的折磨,稍微一點風吹草動就會讓他們異常的緊張。

    即便是現在好心被當做驢肝肺,程勇也沒有生氣,反而感覺有些可悲。

    正是因為理解,所以才會感覺可悲!

    眼看著情況就要失控了,他沒有二話,直接走到了前面,拿起這些藥就準備離開。

    “你干什么?”

    “放下那些藥!

    原本還氣憤的人群看到有人想要拿走這些要,他們反而不情愿了起來。

    “這些藥是我的,既然你們不相信,那么這件事情就作罷,我也不會強逼著你們去買!背逃碌统恋穆曇魪亩得毕马懫。

    這下子不僅是這些病人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就連神父以及呂受益也開始驚慌了。

    “哥,您別這樣,您別生氣,他們只是因為被騙了太多次,這樣,您再給我一點時間,我來說服他們!眳问芤孢B忙說道。

    他怕程勇真的被這些人傷到了,要知道這些要程勇是真的沒有掙錢。

    或許掙了一點點,但那也只是一點點,五十塊錢的運費絕對不多。

    要是程勇在用這個掙錢,那么他可能還不擔心什么,但就是因為程勇不掙錢,他才會擔心。

    神父也連忙說道:“你別生氣,再等等!

    兩人都不敢暴露程勇的身份,所以從頭到尾都沒有說提上一句關于程勇身份的話。

    神父看到程勇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然后看著眾人說道:“這些藥品是我和這位先生一起去印度買回來的,我可以用我的生命作為擔保,如果大家相信我,那么就先買一盒用用看!

    神父的話有些低沉,但是卻充滿著感染力。

    這些人都認識神父,神父也幫助過很多人,神父既然都這么說了,很多人都沉默了下來。

    其實他們也是被騙怕了,對于這樣的事情都是懷著一百二十個戒心。

    程勇其實也只是為了做做樣子,他是真的沒有生氣,但他也不可能在這里浪費太長時間。

    因為他知道,時間越長,對于他身份的保密就越困難。

    “我相信您,反正都已經到了這個程度,兒女不管我了,我也吃不起正版藥了,試試又如何!币粋老婦人站了出來。

    她的表情現在已經歸于平淡了。

    自從得了這個病之后,她就嘗盡了人情冷暖。

    她只是想活著而已,一開始還好,兒女們表現的都很孝順,每個月都寄回來一些錢,還時不時的回來看她。

    但是一年兩年,她的兒女們已經厭煩了,或者說也承擔不起了。

    就在一個月前,她的兒媳婦就站在她的面前,指著她的鼻子罵她怎么不去死。

    而她知道,在兒媳婦罵她的時候,她的親生兒子就站在門外,沒有絲毫的動靜。

    從那一刻,她就知道,她這條命只能依靠著自己去活下去,誰也依靠不住了。

    老婦人帶頭,其余的人也都沒有在說話,接下來就變得順利很多,每個人都買了一盒準備試試效果。

    等到所有人都離開之后,程勇看著桌子上的錢笑了笑,這些錢也算是自己女兒的救命錢了。

    隨即程勇就將這些錢分了一下,其中的一部分本金還是呂受益貼的,他當時是為了讓程勇真正的相信他。

    算是暫借給程勇的。

    ...............

    回到了家中,程勇先去看望了一下女兒,看著女兒雖然還是一副憔悴的模樣,但臉上的笑容卻還在,他的心中就充滿了希望。

    隨即他和父母商量了一下,正式將房子給掛出去賣了。

    這也是他思慮再三的結果,現在他可以掙錢了,雖然這些錢是依靠著那些病人掙來的,但是足夠女兒吃得起正版藥了。

    不過他不準備將這些錢用來買藥,而是準備用賣房子的錢來買藥。

    因為這樣他流露出來的痕跡就會更少一些,即使是有人懷疑他了,也沒有證據。

    自己女兒的藥就是用賣房子的錢買的。

    等到了有匹配骨髓的時候,他就可以將其余的錢拿出來作為手術費以及感謝費。

    到了那個時候即便是暴露了,他也不在乎了。

    身為一名警察,這些東西都是他必須考慮的,可以說都是下意識的行為。

    父母聽到他的話,看著明顯憔悴的兒子,心疼的道:“要不還是賣了我們老家的房子吧,那房子還值一點錢。

    反正我和你爸也沒幾年活了,留著房子在那邊也沒有用,你這個房子還是留下來吧!

    “對,就這么決定了,等到依依的病好了之后,你看看能不能再找一個,一個人就這么過也不是一回事兒,相信依依大一點之后也是能夠理解的!备赣H說道。

    聽著父母的話,程勇的眼眶忽然紅了,他強忍著似乎馬上要奪眶而出的淚水,低著腦袋道:“爸媽,你們說什么呢,你們都要長命百歲的,老家的房子不能賣。

    你們聽我的,就賣這套房子,正好先將錢給籌出來,等到有合適的骨髓之后,立即就可以支付手術費了!

    他怎么可能看著父母老了之后還要賣房子,現在的他已經感覺非常對不起父母了。

    至于再婚的事情他是真的沒有考慮過,經過了這件事情之后,他感覺自己或許不會再接受任何人了。

    他更不可能為了自己的再婚而讓父母流離失所。

    “哎,都怪我和你爸沒本事,現在即便是想要找份工作也難,沒有手藝,沒有文化,人家也不要!蹦赣H有些自責道。

    這段時間他們其實都出去找過工作,但是即便是掃大街也沒人要他們。

    他們只是挑一些空閑的時間去撿一些破爛去賣,多少能夠補貼一些家用。

    即便是能夠減少兒子一點點負擔也是好的。

    父親下意識的想要掏煙,但是等到手摸到了上衣口袋才發現自己已經好長時間沒抽了。

    看到了這一幕,程勇再次低下了腦袋,他知道,自己的父親是一個老煙鬼。

    以前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會戒煙的,即便是因為抽煙住院了也是如此,按照他的話來說,即便是死了,他也不能沒有煙。

    但是此時此刻,父親卻開始戒煙了。

    程勇想要說自己已經可以掙錢了,可以用這些錢買藥了,但是他不敢,因為他知道,這件事情要是被父母知道,對于他們來說又是一種打擊。

    “行了,媽,不要再說這些了,一切都會過去的,現在我讓你們過來幫我照顧依依就已經非常不孝了,您要是再這么說,那我就真的沒臉了!背逃掳崔嘧⌒闹械那榫w,笑著說道。

    賣房子的事情很順利,因為他的房子價格本來就比市場價低一點。

    再次見到妻子,不,現在已經是前妻了,程勇發現自己現在的心態很是平和,沒有過激的情緒在其中。

    看著恢復了以往青春靚麗的前妻,程勇沒有多說什么,只是淡淡的說道:“簽字吧,簽完字之后,去看一看依依,依依這段時間還是比較想你的。

    當然了,要是你不愿意也沒什么,過一段時間就會好了!

    前妻看著他的目光有些躲閃,又有些愧疚,但是從頭到尾她一句話也沒有說,更沒有去看依依。

    因為她也怕自己的內心承受不住那么大的壓力,再怎么說,她其實也只是一個非常普通,甚至是有些軟弱的女生。

    對于她的選擇,程勇只是靜靜地看著,沒有開口說什么。

    等到這件事情辦好之后,程勇就真的做好了準備,而前期的仿制藥已經證明了效果。

    所以程勇再次前往了印度,這次就只是他一個人,而且這次的量會比較大。

    或許是很多人都沒有反應過來,亦或者是沒有收到消息,連續三次,程勇都是非常順利的將藥物給運了回來。

    一時間程勇在白血病的圈子內就出名了,因為他的藥實在是太便宜了,和四萬的正版藥相比,簡直就像是白送一樣。

    藥效也經過了大家的驗證,所以購買量瞬間變大了很多。

    不僅如此,還有一些外地的人專門過來買這種人,就是為了省錢。

    實在是吃不起正版藥了!

    而由于他們的銷售渠道都是通過白血病患者傳播的,所以也沒有出現什么二道販子的現象,因為大家都是病人,都能夠體會到那種買不起藥,然后等死的感覺。

    現在程勇在這群白血病患者的里面已經有了一個藥神的稱呼,只不過沒人知道他具體叫什么,沒人知道他是誰。

    在這方面,程勇一直都做的很不錯。

    之后范圍擴大了之后,他也讓呂受益以及神父從一些病友中招了兩個人幫忙,但是對于這兩人,程勇就沒有再出面。

    藥品的價格還是四百五十塊錢,沒有漲也沒有跌。

    似乎這一切都在往好的方面發展,所有白血病的患者都涌起了希望。

    但是這樣的事情小規模的還好,規模一旦大起來,想不被注意簡直是天方夜譚。

    很快這樣的行為就引起了制藥公司的注意,稍微打聽一下就了解了情況,然后第一時間就去公安報案。

    當程勇再次回到警局的時候,就看到一群人身穿精致的西服走出了警局。

    現在程勇每隔半個月就請一次假,相比起以前來說,已經好了不少。

    每次請假都是請三天,這是因為他要去印度買藥。

    “小劉,這些人是怎么回事?”程勇攔住了剛剛送他們走的小劉問道。

    “程隊,這些人是來報案的,好像是有人在販賣他們公司的假藥,量還挺大的。

    估計就和以前我們搗毀的那些假藥工廠一樣,不是什么大案子,程隊,你有沒有興趣?”小劉像是竹筒倒豆子一般將事情都說了出來。

    程勇眼神閃爍了一下,隨即笑道:“好啊,正好我閑了有一段時間了!

    現在程勇的很多工作都已經交給下面的人辦了,小劉就是其中一個。

    其實程勇的事情大部分壓力都在被局長頂著,要不然就他這樣的情況,三天兩頭的請假,早就被記過了,降職都是正常的。

    “正好,那邊已經了解到了,今天晚上就會有進行銷售假藥,您稍微休息一下,晚上我們一起行動?”小劉說道。

    “嗯,這次也別讓太多人去了,就我們兩個吧,先去了解一下情況,要不然人太多了也會打草驚蛇,而且我們也不清楚具體的情況,到時候再看看!背逃抡f道。

    “行,聽您的!

    不管怎么說,程勇現在還是隊長,在這樣的事情上面也沒人會反駁他,而且他的辦案經驗可比小劉這些人要強很多。

    回到了辦公室,程勇仰躺在椅子上,臉上面無表情。

    果然,天下就沒有不透風的墻,這才多長時間,就被人摸的清清楚楚,還不是警察去摸查的。

    就連地點,時間都一清二楚,肯定是有一些病人出賣了大家。

    對于這樣的事情程勇早就有想法了,不過他也沒有太過驚慌,只是發了幾條信息給呂受益以及神父,安排一下。

    等到了晚上,程勇和小劉一起開車前往了醫藥公司給出的地址,地址正是教堂。

    “程隊,您的女兒就是白血病吧,您知不知道這樣的情況?”小劉開口問道。

    這件事情大家也早就知道了,小劉只是隨口那么一問,隨即反應了過來,連忙說道:“程隊,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程勇說道:“不必在意,沒什么的,事情都已經發生了,也不是說著就能夠改變什么的。

    情況我也聽說了一下,不過具體的我是不太清楚。

    我只是知道這個藥價確實是有些貴了,為了給我女兒吃藥,房子已經賣掉了,還不知道能撐多長時間!

    程勇這話的意思就是要告訴小劉,他對于這些事情不清楚,畢竟他的女兒一直都吃的是正版藥,為了吃藥,房子都賣了。

    這也是給小劉一種下意識的心理暗示,程勇和這件事情扯不上關系。

    果然小劉沒有多問什么,只是接下來的時間他就不敢再多說什么了,生怕自己又說錯話了。

    好在地址距離他們不算太遠,他們也很快就到了教堂這邊。

    剛下車就看到教堂里面燈火輝煌,吵鬧的聲音老遠就能夠聽得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GPK钱龙捕鱼技巧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