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奇書網新筆趣閣>書庫>都市青春>武術巨星> 203.正式拍攝(6200字,求訂閱,求月票。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203.正式拍攝(6200字,求訂閱,求月票。

    程勇坐在警車內,看著遠處的一處廢棄工廠,時不時的還要看一下時間。

    同時耳麥中不斷的傳來隊員的行動報告,以及嫌疑人的位置。

    “程隊,這次行動之后你就要往上升一級了吧!边吷系年爢T小劉語氣輕松的說道。

    程勇聽到他這么說,臉上也是露出了一絲笑容,隨即板著臉道:“都是沒影的事情,你都聽誰瞎說的,升職的事情是上面領導說的算,抓緊干活,不要讓這些人跑了!

    早就在幾天前,局里領導就已經和他打了招呼,只要不出意外,這次的晉升完全沒有問題。

    “放心吧,這些人我們都盯了一個月了,這次絕對沒問題!毙㈦S即又賊兮兮的說道:“這可不都是我說的,現在局里面都知道了,而且除了程隊你,誰還有資格升上去?”

    程勇笑罵他一句之后也不在多說什么,開始詢問起隊員們準備的情況,又等了一會兒,等到魚兒都落入了網中,立即下達了抓捕的命令。

    一眾警員迅速的從各個角落中沖出來,順著圍墻直接爬了上去。

    動作迅捷而有力!

    “別動,警察!抱頭蹲下!”

    程勇帶頭沖了進去,舉槍示警,口中大喝。

    那些正在搬運箱子的嫌疑人都是先愣了一下,隨即就開始四處奔逃。

    程勇鳴槍示警了兩次,只有寥寥幾人抱頭蹲下,其余的人還在企圖逃跑。

    這個時候程勇也不可能開槍,只能先將槍收了起來,開始近身搏斗制服這些嫌疑人。

    程勇先后制服了兩個嫌疑人之后,隨即就將目標放在了其中的一個頭目上面。

    看到頭目馬上就要跑走了,立即將這里交給了其他的隊員,自己快迅速的追了上去。

    ..............

    這個頭目就是程大鵬飾演的,這也是自家公司藝人的好處,找來客串一下很簡單。

    現在程大鵬完全是被許世推上了前臺,已經在娛樂圈有了自己的名氣,粉絲也有不少了。

    不過程大鵬的為人還是學許世,比較低調,基本上沒有太多的新聞。

    就算是有公司專門過來找他炒作緋聞,他都給拒絕了。

    在程大鵬的心中,他的目的和許世一樣,他最終的目的也不是為了成為一個明星。

    尤其是他現在也明白,自己其實也不完全是代表著自己,雖然沒有許世這么具有代表性,但是他也不想給練武人抹黑,即便是緋聞炒作。

    ................

    “快,動作快一點,墊子墊厚一點,看看下面有沒有什么石頭!睆埧笓]者劇組工作人員做準備工作。

    “就鋪這么一小塊地方?你就不怕待會兒程大鵬摔到墊子外面!秉S兵在邊上好心的提醒道。

    現在他也沒事,索性就待在劇組里面,正好學習一下許世是怎么拍攝的,畢竟他現在也是導演了。

    不管怎么樣,許世接連兩部電影大獲成功,就肯定有值得他學習的地方,這個道理黃兵還是明白的。

    對于黃兵的提醒張奎很是自信的說道:“黃哥,你就放心吧,許哥讓他摔在什么地方就摔在什么地方,絕對不會出現差錯的!

    “這么自信?”黃兵笑道。

    “那是當然!”

    接下來的一幕也確實證明了張奎的自信是對的。

    .............

    程大鵬飾演的頭目直接三步化作兩步迅速的爬上了墻頭,但是下一刻,許世就已經抓住了他的腳脖子。

    “給我下來!”許世大吼一聲。

    隨即就看到程大鵬直接被許世使勁的一拽狠狠的摔落下來,那力道看的人都有些心顫。

    “嘭!”

    即使有厚厚的墊子在下面墊著,眾人還是聽到嘭的一聲,只是從聲音上就能夠聽出程大鵬摔得不輕。

    “嘖嘖嘖,你們玩得這么大?”黃兵都忍不住咋舌道。

    張奎不在意的道:“這應該不算什么吧!

    “好吧!秉S兵感覺自己無話可說了。

    而邊上一直沒有說話的林玉明此時更是將自己的存在感再次的降低了。

    他忽然感覺自己是真的腦袋秀逗了,明明說了不參演許世的電影,怎么又被忽悠過來了。

    不過好歹自己演的角色沒有動作戲,林玉明也只能在心里這么安慰自己了。

    ...........

    許世伸手將程大鵬拉了起來問道:“怎么樣?有沒有問題?”

    程大鵬先是活動了一下身子,隨即道:“沒問題,都是小事!

    許世點頭道:“那行,你先去擦一點紅花油,后面還有呢!

    “嗯!背檀簌i也沒有推辭,那邊已經準備好了,等到他一到,紅花油就擦上了。

    黃兵看著工作人員熟練的模樣,頓時有些無語,顯然這樣的事情沒少干,原來就知道許世這些人拍戲拼命,但看到之后才知道有多玩命。

    從這些小細節方面就能夠看的出來,一個個的都是手腳麻利,沒有絲毫的慌亂,顯然是已經實際操作過很多次了。

    這次《藥神》的劇組成員大多數都是《黑客》劇組的成員,所以一個個的也都習慣了。

    ...........

    “嘭!”

    黃兵再次感覺到牙花子有些疼,這玩意用得著這樣嗎?

    剛才許世直接使勁的摔在了轎車的擋風玻璃上面,玻璃渣子碎了一地。

    尤其是看那力道,是一點都沒收著,這從轎車的前蓋被摔出一個坑就能夠看得出來。

    但這還沒完,許世連擦紅花油都沒擦,直接再次開始了。

    “嘭!”

    這次黃兵連話都說不出來了,剛才程大鵬又摔了一次,和許世的一樣。

    “那什么,許世,我和你確定一下,我飾演的牧師不用打戲吧?”黃兵看到許世他們那邊結束了,忍不住說道。

    他年紀大了,實在是受不了這樣的刺激場面。

    而且以他現在的咖位,這樣的動作戲完全可以用替身,反正他也不是靠著打戲立足的。

    許世一邊活動著身體一邊說道:“不用,你的角色是一個半大老頭,不需要打戲!

    “那就好那就好!秉S兵拍著胸脯說道。

    “許哥,我呢?”在一旁一直裝作鴕鳥的林玉明忍不住道。

    許世似笑非笑的看著他說道:“你說呢?”

    “不是吧,我沒從劇本上看到有打戲的劇情啊!绷钟衩黝D時哀嚎道。

    他原本感覺自己已經很強壯了,但是看了幾場許世他們的打戲之后,他感覺自己要是留在這個劇組演幾場打戲,小身板直接就要進醫院了。

    許世也不在逗他了,笑著道:“你不需要打戲,不過稍微有點刺激的戲份,到時候我們會做好防護措施的!

    林玉明無語道:“您這是在安慰我嗎?我怎么感覺更加的不安了呢!

    黃兵壞笑著數道:“你不是要多體驗一些其他的角色吧,這次就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

    林玉明聽到黃兵的話臉都綠了,但他還沒有說話,就聽到張奎那邊再次說道:“那個,許哥,待會兒你還需要再來一遍,剛才你摔得這一下我感覺有些問題,拍攝的時候畫面有些搖晃,看起來效果不太好!

    林玉明原本以為許世可能要生氣,畢竟是費了這么大的力氣摔得,還是因為沒拍好的原因,要是他肯定生氣。

    但是讓他沒想到的是許世只是走過去看了兩眼,然后語氣輕松的說道:“那行,再來一遍!

    再來一遍?

    林玉明都感覺自己聽錯了,就這么輕松嗎?

    但是接下來的事情卻證明就是這么輕松,就連攝影師都不是太緊張,雖然臉上也帶著抱歉的神色,但手卻沒有絲毫的抖動,絲毫不怕許世事后算賬。

    這下林玉明是徹底的沒了其他的心思,而且心中也涌起了一股躍躍欲試的感覺。

    似乎有這樣一群同伴一起拍攝電影也是一種不錯的體驗,沒有人推脫責任,也沒有人抱怨,都是在盡職盡責的完成自己的工作。

    就算是偶爾有幾個工作人員的失誤,也沒有會大吵大鬧,稍微提醒一句就可以了。

    這樣的拍攝氛圍還是他第一次見到,原先他拍攝的幾部電影劇組內的氣氛能夠維持不吵架就已經很不錯了。

    大多數時候劇組都會鬧得很僵,吵架更是家常便飯,導演和演員吵,演員和工作人員吵,工作人員和工作人員吵。

    要是遇到一個有掌控力的導演還行,最起碼不會影響拍攝的進程,但是這樣的導演也不好找,大多數時候很可能只是因為一個小小的原因,演員就直接罷工了。

    ..............

    這一場查抄仿制藥工廠的劇情一共拍攝了三天,這三天也讓大家開始漸漸的進入了狀態。

    許世這邊也將自己的狀態調整好,接下來的拍攝也比較順利。

    ............

    這天程勇再次接到了領導的嘉獎,而這次領導的提醒就比較直接了,已經直白的告訴他,一個月后他去學習歸來就可以升職了。

    這讓程勇的心情非常好,每天都是帶著笑容上班,尤其是回到家中,女兒的乖巧以及妻子的賢惠讓他更加的滿足。

    “小美,你今天帶依依去醫院拿體檢報告,對了,還有不要忘記了買一些好吃的給我們家小依依補補身子,我看她最近都有些消瘦了!背逃乱贿叧灾顼堃贿吿嵝训。

    這是他們家一年一度的體檢日,他這邊不需要,警局這邊會定時組織體檢的。

    妻子小美嗯了一聲道:“放心吧,不會忘記的,對了,東西都給你收拾好了,到了那邊之后給我來個電話,報個平安!

    程勇聽到這話臉上的笑容更加的燦爛了,“放心,只是學習一個月,沒有多大的事情,很快就會回來,回來之后就升職了!

    和同事不能說的話,對于妻子當然不會隱瞞。

    “爸爸真厲害,是不是啊依依!毙∶佬χ鴮吷系呐畠赫f道。

    “嗯嗯,爸爸是最厲害的,我同學都羨慕我有一個警察爸爸,對了,爸爸你可要早點回來哦,我會想你的!币酪罁P起燦爛的小臉道。

    聽到女兒的話程勇心都化了,聲音也不由自主的小了起來,溫和的說道:“我也會想依依的,爸爸爭取早點回來!

    “嗯嗯,不要忘記給我帶禮物哦!币酪绹诟赖。

    “放心吧!

    ..............

    吃完早飯,程勇帶著愉悅的心情坐上了出租車,準備前往機場。

    取票,安檢,登機!

    “先生,請系好安全帶,手機關機!笨战氵^來提醒道。

    程勇到了聲謝謝之后,剛準備將手機關機,妻子的電話就打了過來。

    “老婆,我已經上飛機了,不用擔心我!背逃滦χf道。

    可是那邊卻隱隱約約的傳來啜泣聲,讓他的心中不由的咯噔了一下。

    “老婆?怎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程勇系安全帶的手都停了下來,聲音也不由得大了起來,引得邊上的人都在看他。

    “老公,依依生病了!逼拮拥穆曇粲行┥硢。

    “什么?到底怎么了?”程勇聽到是女兒生病了,心中更加的焦急,而且他那種不好的預感變得更加強烈起來。

    要是小病妻子不會在這個時候給他打電話的。

    “白血!”

    妻子的話讓他如同五雷轟頂,整個人都僵住了,眼前不由得有些發黑,耳朵里面也有些嗡鳴,妻子在電話里面的聲音他也聽不到了。

    “先生,請系好安全帶,關掉手機,飛機馬上就要起飛了!边@個時候空姐再次來到他的身邊提醒道。

    但是這次空姐甜美的聲音卻沒有讓他安靜下來,反而讓他一下子驚醒了過來。

    “我要下機!背逃禄琶Φ恼玖似饋,整個人的身體都有些發抖。

    “先生,請不要鬧事,飛機馬上就要起飛了,您這樣是耽誤我們飛機的起飛時間!笨战阏f道。

    “我要下機,聽到了沒有?”程勇此刻完全聽不進去空姐的話,他此刻腦海中全是妻子剛才的話。

    “白血!”

    想到了女兒那種稚嫩的小臉,他的心頓時就揪了起來,無法安靜下來。

    空姐連續勸了好幾遍,之后只能威脅道:“您要是這樣我們就要通知警察了!

    “我就是警察,現在馬上,立刻讓我下機,我有事情!背逃略僖差櫟貌辉S多了,他此時什么都管不了。

    什么升職,什么加薪,完全沒有自己女兒重要!

    聽到他就是警察,而且還拿出了證件,空姐只能和基地和幾張那邊溝通,最后無奈只能讓程勇下機了。

    但是程勇這么一鬧,也被很多人看在了眼里,同時拍了下來。

    ..............

    “黃哥,我剛才的表演怎么樣?有沒有什么問題?”許世喝口水問道。

    邊上有這樣一個大神,許世當然不會錯過。

    黃兵一直在邊上看著,而且他也知道許世是真心求教的,不是那種嘴上求教,但是只要你說不好,立即就翻臉的那種人。

    “你的表演不錯,不過我感覺有些地方過了!秉S兵斟酌了一下說道。

    “什么地方?”許世連忙問道。

    “就是你剛才聽到消息發抖的時候,不用表現的這么強烈,發呆和眩暈都可以在后期加上一些音效以及特效來渲染,但是你這個發抖就有些過了!秉S兵將他認為不好的地方說了出來。

    許世仔細思索著黃兵的話,同時開始查看剛才拍攝的畫面,好像確實是有些過了,不是那么自然。

    黃兵繼續道:“你要是想要體現程勇此刻慌亂的心情,完全可以在解除安全帶的時候用手忙腳亂代替,不需要發抖!

    黃兵不僅替他找到了不合適的地方,還提出了解決的方案。

    許世立即說道:“那按照你的想法再來一遍!

    “呵,你就這么相信我啊,這些可都是要花錢的,而且你剛才演的也不錯,我這只能算的上是雞蛋里挑骨頭!秉S兵沒想到許世這么果斷。

    不過他的心中卻是比較高興的,自己的方案得到了重視,這樣難道不值得高興嗎,同時他的心中也更加的認可許世。

    這樣的態度不成功也難。

    許世笑道:“錢都是小事,反正也不是我一個人的錢,可勁的花,不夠在問他們要唄!

    “這話大氣,什么時候我能夠有這樣的待遇就好了!秉S兵有些羨慕的說道。

    確實,許世這樣的態度不管是哪個導演都是最喜歡的,沒人愿意在拍攝電影的時候受到資本的制約。

    現在許世這么大氣,而且不是說大話,只要許世說自己缺錢了,黃兵相信那些投資人會乖乖的將錢送上門,還不需要許世催促,更不會干涉許世的拍攝。

    這樣的條件羨煞了不知道多少個導演,黃兵自然也是其中之一。

    這也是許世前期做出姿態,從第一部開始,許世就嚴禁資本插手拍攝事宜。

    而《一個人的武林》和《黑客》的成功也證明了許世的能力,所以這個算是大家對許世默許的規則了。

    而且每部電影許世在里面的投資都占據大頭,自身就有話語權。

    基于以上的原因,才導致現在許世在劇組內說一不二的地位,誰都沒辦法挑戰他。

    ............

    接下來許世按照黃兵給出的方法演繹了兩遍,從接到電話的時候,就將安全帶給系好了。

    而且許世還有自己的想法,就是在系安全帶的時候,手腳麻利,輕松愜意。

    就是這一幕就拍攝了近三十遍,許世需要的是那種行云流水辦的感覺,給人一種舒暢之感。

    直到許世都已經將安全帶的插口不用看都能夠直到在哪里的時候才完成這一幕的拍攝。

    而等到許世開始解下安全帶的時候,他就開始手忙腳亂,明明剛才那么隨意的就系好安全帶了,但是現在卻怎么也解不開。

    這種兩種相互矛盾的畫面將程勇的那種慌張,雜亂,無序的狀態強烈的表達了出來。

    等到許世再次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心中不由的贊嘆道:“還是黃哥厲害,僅僅一句話就讓整個畫面有了沖突感,比一開始的要好很多!

    黃兵笑道:“我只是隨口那么一說,還是你演的好,就你一開始系安全帶那種行云流水般的操作我就沒想到!

    “哈哈,你們就別在互相吹捧了,還要趕下一場呢!睆埧谶吷闲χ。

    他對于剛才的畫面也非常的滿意,這樣的畫面沖擊感簡直了,讓他學到了不少東西。

    現在他越發的感覺在許世這里當一個傀儡導演是一個非常不錯的選擇了。

    能夠學到的東西有很多,而且等到自己真正能夠獨掌一部電影的時候,許世也答應了會給他投資。

    “走,去醫院!痹S世也不在耽擱。

    ...............

    程勇手忙腳亂的趕到了醫院,第一眼就看到妻子小美蹲在地上無聲的哭泣。

    程勇一下子沖到了妻子的身邊,晃著她的肩膀問道:“依依到底怎么了?是不是醫院弄錯了?”

    他到現在還有些不敢相信這個事實。

    妻子看到他,有些不敢直視他的眼睛,低聲啜泣道:“對不起,是我沒有照顧好依依,對不起!

    妻子的話讓他徹底的熄滅掉了最后一點希望,但是他還是不甘心,再次找到了醫生。

    不過醫生那邊的語氣雖然委婉,說實在不行讓他去別的醫院檢查一下,但是程勇看的出來,這個病已經確鑿無疑了。

    聽完這話他直接靠著墻邊癱軟下來,他都不敢想象,自己的女兒這個小就要受到這樣的病痛折磨。

    “醫生,這個病該怎么治?”程勇靠著墻邊,但是眼神卻開始逐漸的堅定起來,不管怎么樣,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那么就要盡全力將女兒的病給治好。

    “以現在的醫療手段,最好的辦法就是找到比配的骨髓,然后進行移植,而且你的女兒現在年紀小,治好的概率很高。

    不過現在骨髓稀缺,估計你們需要等很長時間,這段時間最好配合著化療!

    “醫生,我們是依依的父母,用我們的骨髓怎么樣?”程勇立即爬起來期待的問道。

    “一般來說父母和子女的匹配程度比較高,但最高的還是姐弟,而且都不是百分之百的!贬t生如實相告道。

    程勇和小美走出醫生的辦公室,整個人都有些恍惚,不過等到他們來到依依的病房前,程勇強趁著讓自己顯得高興起來。

    現在還有機會,自己和妻子的骨髓要是可以匹配就完全可以救治好依依。

    也正是由于這個希望,才讓他的心情稍微平復了一些,人最怕的就是沒有希望!

    “爸爸,你怎么又回來了?”依依看到爸爸回來有些疑惑的問道。

    隨即就說道:“是我不好,爸爸是因為我生病了才回來的嗎?”

    聽到依依這么乖巧的話,程勇強忍著心中的酸楚,強顏歡笑道:“爸爸是因為有事情,依依只是生了一場小病,很快就會好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GPK钱龙捕鱼技巧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