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奇書網新筆趣閣>書庫>都市青春>武術巨星> 125.《一個人的武林》中(求首訂,求月票)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125.《一個人的武林》中(求首訂,求月票)

    夏陽正說著話,忽然看著插在鐵掌劉胸口的一柄銀劍怔住了,他似乎見過類似的東西,但又些想不起來了。

    邊上的劉隊見他這副表情,知道他又有發現了,不過到也沒催促,只是走到邊上開始低聲交代任務。

    “怎么樣?還有什么發現!苯淮耆蝿,劉隊看見夏陽已經回過神來連忙問道。

    夏陽想起來這東西在哪見過了,還是在自己爺爺那里,自己爺爺好像也有這柄銀劍。

    小時候他經?匆姞敔斈贸鰜,但每次爺爺的臉色都非常的難看,而且當他問起這個東西的時候,脾氣很好的爺爺都對他橫眉冷對了。

    “沒有,我還需要在仔細想一下!毕年枔u頭道,他不知道該不該說出來,自己爺爺怎么會有這柄銀劍,難道爺爺和這場兇殺案有關?

    夏陽不敢再想下去了,他現在想要立即回到爺爺那邊問個清楚。

    等回到了警隊,夏陽在中午休息的時候,直接趕到了爺爺家里,此時爺爺沒有在家,應該是在和鄰居老頭下棋。

    夏陽打開爺爺的房門,開始翻箱倒柜的尋找著那柄銀劍,但怎么找也沒找到,直到他爺爺回到家中。

    “你干什么?將我家里弄得這么亂?我還以為進了小偷呢!毕年柕臓敔敾氐郊抑锌吹竭@副場面頓時沒好氣的道。

    夏陽臉色嚴肅的道:“爺爺,你的那柄銀劍呢?就是我小時候見過的那柄!

    原本臉上還帶著笑容的爺爺臉色頓時沉了下來,喝道:“你問這個干嗎?丟了,早就丟了!

    夏陽聽見他這么說頓時著急道:“爺爺,你別和我志氣,這個很重要,你就告訴我它在不在你這里!

    爺爺此刻察覺到夏陽的異樣,皺著眉頭道:“你到底要干嗎?”

    夏陽深吸了一口氣,他知道不將事情說出來爺爺是不會說實話的:“剛才發生了一起命案,死者是我小時候見過的鐵掌劉,而他的身上就插著那把銀劍!

    這話一出,爺爺的臉色頓時大變,一下子抓住了夏陽的衣領,低吼道:“你說的是真的?”

    夏陽從來沒想到自己已經年老的爺爺居然有這么大的力氣,連忙道:“爺爺,快將我放開,這樣的事情我怎么可能騙你,你快說銀劍到底去哪了?”

    爺爺將他放了下來,但卻沒有回答他的話,喃喃道:“他又出來了?敗者劍成為了亡者劍?”

    夏陽沒聽清他在說什么,只聽到模糊的幾個詞語,連忙道:“什么是敗者劍亡者劍的?爺爺,你就別吊我胃口了,這對我破案很重要!

    此刻夏陽的心情也放松了一些,因為他知道這件命案和自己的爺爺沒有關系。

    爺爺似乎是沒有聽到他的話,一個人在怔怔出神,口中也在不斷的呢喃著什么。

    等夏陽連續詢問了好幾次,他才回過神來,眼神復雜的看著夏陽道:“敗者劍顧名思義就是失敗人的劍,比武失敗了,就要接下贏得人給他的這把劍,必須保存下來,除非你能戰勝那人,將敗者劍還給他,這是我們武林中一直以來的規矩!

    “那亡者劍呢?”

    “亡者劍也是敗者劍,其實以前一直叫做亡者劍的,因為比武論生死,落敗即使死亡,直到建國之后,慢慢的才變成敗者劍,代表著落敗了也不一定會死!

    “那您?”夏陽想到了自己爺爺手中的銀劍。

    “是的,我曾經在比武的時候落敗了,拿到了這柄敗者劍,而鐵掌劉的是亡者劍!睜敔斏钗豢跉饩従彽卣f道。

    雖然都是一樣的銀劍,但是在他們這些練武人的心中,代表的意義不一樣。

    “那你剛才說的那個人是誰?”夏陽終于抓住了重點。

    爺爺的面色變得復雜起來,幾度張口,卻都沒說出話來,急的夏陽腦門都出汗了。

    在夏陽的再三詢問之下,爺爺才將開口道:“應該不是他,他的年紀也已經不小了,雖然有心,但卻無力,應該是找錯人了!

    只是他這話似乎都沒辦法說服自己,因為像是這樣的事情,近三十年來也只有兩次,不是那個人又是誰?

    “爺爺,你將這人的地址告訴我,我去找他看看能不能找到其他的線索!毕年栒f道。

    同時他開始打電話將讓人將銀劍的照片發過來,他想要讓爺爺仔細的辨認一下。

    當爺爺看到照片的時候,臉色再次變幻了起來,這和那人的手筆一模一樣,沒有絲毫的差別。

    對于這樣的銀劍他實在是太熟悉了,不可能認錯,但那個人的年紀不必他小,甚至還比他大兩歲,現在又出山了嗎?

    夏陽的爺爺緩緩道:“這確實是那人的東西,一模一樣,不過那人的年紀在這,應該不是他!

    “但如果不是他的話,這些銀劍從哪來?”夏陽問道。

    他的話提醒了爺爺,只見爺爺眼神變幻了一下,開口道:“如果不是他的話,那么就代表著他死了,這是他交給繼任者的,按照他的性子,他會這么做的,甚至是期待有人比武將他殺掉!

    夏陽的眼睛頓時瞪得老大,連忙道:“難道鐵掌劉不是第一個死者?但我也沒聽說有其他的類似案件啊。

    爺爺,你就將這人的地址告訴我好不好,就當是幫幫你孫子了,這可是你孫子第一次接觸命案,要是辦好了您的面子上也有光啊!

    夏陽的爺爺被他纏得沒辦法,將那人的姓名和地址都說了出來,那人的地址很多人都知道,因為他一直都在等著有人去挑戰他。

    當夏陽調查到這個的時候,封于修再次出現了,雙腳一高一矮的緩步走上了橋。

    封于修面色平靜,面對著譚敬堯不耐煩的眼神沒有絲毫情緒上的變化。

    “譚敬堯,十年前習武有成,四處挑戰高手,連戰連勝,但其后因出手過重,致人傷殘,被逐出師門.......”

    譚敬堯的面色漸漸變得凝重,他知道面前這個怪人來者不善。

    “在下封于修,前來討教,此次我們既分高下,也決生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GPK钱龙捕鱼技巧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