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11.教訓侄兒

    許世聽到程大鵬的話有些默默無言,他這些年一直都在獨自練武,很少關心其他的事情。

    外加他大姐大哥等人對他十分的關照,房子,車子都給他備齊了,甚至還專門給他買了兩個店鋪,讓他收租,所以小子日過得非常舒坦,根本不需要為錢發愁。

    而且他對錢的需求也沒有那么大,這一世又找到了自己為之熱愛一輩子的愛好,所以也沒有其他的需求了。

    現在聽見程大鵬的話,不由得像是被什么堵了一下子似是,原來習武之人在現代社會上這么難混的嗎?

    以前他也知道現代社會習武之人肯定不太好混,畢竟武功再高,一槍撂倒這句話不是白說的。

    就算是練武練到許世這樣的境界,一槍打在腦門上照樣是一個死字。

    程大鵬見到許世愣住了,忽然恨不得狠狠地扇自己兩個耳光,自己干嘛這么嘴賤呢?

    原本還想著趁此機會看看能不能攀上許世這個人,需要許世多么提攜他,只需要稍微的在導演面前美言幾句,讓他多多露臉,最好能夠有兩句臺詞就更好了,可是被他這么一弄好像這個想法已經直接破滅了。

    果然,下一刻許世揮了揮手,自己找了個地方發起了呆。

    不過許世只是因為心中忽然有些不舒服罷了,沒有程大鵬想的那么多。

    而且許世也不認為自己能夠影響到導演什么,他很少管閑事,而且和程國超也只算是聊得上來而已,這就要求人家幫忙?這點許世有些抹不開面子。

    而就在這時,拍戲在繼續,二樓那邊的打戲還需要重新布置一下場景,許瀟瀟和孫敏的打戲部分還沒有拍攝,她們兩個的打戲是分開拍攝的,然后再剪輯到一起,當然,還有三人一起出鏡的,不過還沒到這個時候。

    現在這個打戲則是許銘杰的,他扮演的姜越來到了一樓,同時也遇到了襲擊。

    此時的許銘杰一襲青衫,風度翩翩,手中拿著一柄折扇,正在伸手要接過掌柜遞過來的酒。

    就在此時,兩個從他身邊經過的客人各自掏出了自己的武器,朝著他直接殺來。

    掌柜的直接嚇得一哆嗦,然后整個人頓時蹲在了地上,姜越的手也瞬間縮回,酒壇直接跌落在地上,然后破碎開來。

    這一幕預示著打戲正式開始,兩名此刻一左一右,配合的相當默契,一人持刀,一人持劍,一個攻上路,一個攻下路。

    在拍戲之前已經演練過來,許銘杰也沒有慌張,手中折扇向前一遞,然后手腕用力,扇子一蕩,將長刀蕩開。

    同時腳下步伐錯亂有致,同時規避起長劍的攻擊,按照要求,許銘杰這個時候應該是將長劍踩在腳下,然后手上和腳下同時用力,折扇攻擊持刀之人,同時一腳踢在持劍之人的下顎,將他踢飛。

    持劍的演員很是配合,兩三招過后就將劍送到了許銘杰的腳下,等待他一腳踩下。

    但就在這個時候,許銘杰下盤不穩,直接摔了一個大馬趴,原本風度翩翩的姿態瞬間不見,加上地面上的水漬,反而顯得有些狼狽。

    “咔!”

    導演程國超適時地喊了咔,也沒有生氣,對著劇組成員道:“將地面收拾一下,再來一次!

    對于這樣的情況程國超早有有了心理準備,一點也不生氣,反而有些想笑。

    不過他不生氣,不代表著別人不生氣,此時許世心中不知道怎么回事有些不痛快,看到許銘杰這一副狼狽的模樣,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要知道許銘杰也是和他練過一段時間的,他許世也沒有對許銘杰藏私,甚至說傾囊相授都不為過,原先他師父還在的時候,也出了不出了不少力氣。

    但現在許銘杰這副模樣,尤其是下盤差的一塌糊涂,直接讓許世有些不爽了。

    趁著劇組成員還在收拾的時候,許世冷著一張臉來到了許銘杰的身邊。

    許銘杰原本還在揉著自己的屁股,見到許世這副模樣,心中頓時一突,有種不妙的預感。

    他許銘杰從小天不怕地不怕,唯一怕的就是自己的這個小叔生氣,在許銘杰的心中,天底下就沒有不怕小叔生氣的人,小叔生氣起來簡直就像是一個絕世大魔王一般。

    “小叔!痹S銘杰心虛的說道。

    許世冷著臉說道:“你練了幾年的武就練成這樣?這么簡單的動作都做不來?人家都將劍送到你的腳下了,你都踩不穩?”

    “小叔,我錯了!痹S銘杰立即認錯。

    他知道千萬別和自己的小叔硬懟,要是自己沒錯還好,小叔也不會怎么著他,但要是自己這么沒理,那他可就慘了。

    遙想當初,他當年憑借著在小叔這里學到的武學,在學校里面橫行霸道,有一次不知道是飄了還是被人慫恿的,居然還是去收保護費了,而且還是一些弱勢學生的保護費。

    那一次的經歷讓他終生難忘,自己的小叔知道之后,默默的在自己學校門口等著自己,放學后在所有學生面前吊打了自己一頓。

    那一頓打可是真的慘,雖然說沒有傷筋動骨,但疼是真的疼。

    然后小叔帶著自己挨個挨個的給那些學生和家長道歉,那一次也是許銘杰第一次見到自己小叔低聲下氣的模樣。

    他雖然不知道自己小叔有多厲害,但他知道自己的小叔有多傲氣,從來沒有低過頭的小叔就因為這個在自己那些同學面前和家長面前低了頭。

    也是因為那次,今后的許銘杰不管再怎么鬧,再怎么不懂事,他就記住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不能做違背原則的事情。

    而這個時候二樓的許瀟瀟也看見了這一幕,立即跑了下來:“小叔,先別生氣,我哥哥這是又怎么了?”

    許世看見她臉色稍微緩了一些,不過還是說道:“我來給你演示一遍,瀟瀟你也在邊上看著,要是下場還不行,今后別說我教過你們習武!

    許世在這邊訓斥侄兒侄女兒,邊上沒人敢插話,現在許世這一身氣勢太過嚇人,邊上站著的劇組成員都不敢大聲說話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GPK钱龙捕鱼技巧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