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3.經紀人?

    “小世,你想沒想出去工作?或者有什么意向的工作,我給你參謀參謀!

    讓許世有些意外的是,大哥許成一開始關心的并不是他一雙兒女的成績和生活,而是詢問起了他的情況。

    許世稍稍沉默了片刻說道:“暫時還沒想好,我也不怎么想出去工作,就這樣收收租,練練拳就挺好的!

    許世是一個隨遇而安的人,不管是前世還是現在都是如此,比起前世來,這一世他只是多了一個習武的牽掛以及愛好,而且金錢上也更加的寬松和自由。

    對于自己的這個小弟,許成也是頗為無奈,原本自家小弟是一個癡傻之人,混混沌沌的過了十二年,他都已經準備好養小弟一輩子了,可是誰知道一朝病好,竟比一般人還要聰慧許多。

    不過他也在愁小弟的未來,雖然說現在他們這些做哥哥姐姐的已經將能安排的都安排了,但小弟這么多年來一直練武,從來沒有社會經驗,所以他也怕自家小弟未來會和社會格格不入。

    嫂子江月笑著說道:“小世,要不嫂子給你介紹個對象怎么樣?就算是暫時不想出去工作,也要先成家嗎,古人不都說了嗎,先成家,后立業。

    我和你說,我有好幾個姐妹家的閨女長得都非常的水靈,而且性格也好,她們也對你也都十分的看好,要不這兩天我就幫忙安排一下?”

    這倒不是江月瞎說,許世有時也會帶著許銘杰兄妹倆去找他們,或者去幫幫忙什么的,江月的很多姐妹都見過許世,對于許世也非常的看好,就算是知道許世沒怎么上過學也不在乎。

    許世的顏值雖然談不上多高,但也不差,更加關鍵的是許世的身材太好了,健壯卻不臃腫,一聲流線型的肌肉能夠讓現在很多腐女舔屏。

    再加上許世和家人相處的時候,那一身的兇厲氣息就會收斂很多,還有許世的談吐也算是溫和有教養,導致很多人對他的印象都挺好的。

    不過許世卻是苦笑道:“謝謝大嫂,不過還是不用了,我暫時還沒有成家的想法,等遇到合適的之后再說吧!

    看到許世再去拒絕,許成和江月對視一眼都有些無奈,他們原本這次最主要的目的就是為了許世的事情,不管是成家還是立業都行,但沒想到許世都給拒絕了。

    許成也有些無奈,他也了解自家兄弟的性格,不過他這次來也是被逼的,大姐上次回來的時候知道許世的情況,直接就將他給罵了一頓,說是他這樣讓許世今后怎么在社會上生活。

    這倒不是杞人憂天,雖然許世談吐隨和,待人也有條理,但奈何他身上那一身的兇氣讓很多人都有些畏懼。

    對于這一點許成他們也無奈,明明自家小弟長得不丑,更談不上兇惡了,身材也是看著就非常舒心的那種,而不是滿身的肌肉疙瘩,怎么來的這一身兇氣。

    他還記得許世第一次上學時候,那個時候許世已經十二歲了,他們主要的目的也不是為了讓許世學習多少知識,而是讓他適應這個世界,學會和人交流。

    可是誰知道當許世進入教室的時候,老師看到他的眼神,嚇得講課都不敢大聲了,至于當許世站在講臺上自我介紹的時候,整個班級一點聲音都沒有,似乎被人按下了靜音鍵。

    當時許成就站在外面,他清楚的記得有一個小胖子手中的筆不小心掉在了地上,由于當時十分的安靜,可以說是落針可聞,許世下意識的朝著那個小胖子看去,下一刻那個小胖子就直接被嚇哭了。

    最關鍵的還是嚇哭歸嚇哭,小胖子還不敢大聲的哭。

    好在今后許世很少去學校,只是偶爾去一次,要不然學校也頭疼。

    許成有些頭疼的道:“小世啊,你這樣不行的,不要老是一個人獨處,要學會與人相處,你這樣今后進入社會.........”

    許成開啟了長兄為父的模式,開始和許世講起了為人處世的道理。

    “大哥,來嘗嘗我帶來的這壇藥酒,這可是我師傅十八年前釀造的那一批,現在已經不多了!痹S世連忙打斷許成的絮叨,開始轉移話題。

    許成看見許世端起了酒杯,不由自主的也跟著端了起來,滋溜喝了一口,口感細潤,滿口醇香,順著食道順流下去,胃里面頓時傳來陣陣暖意。

    “好酒!痹S成不由得贊了一聲,他也算是好酒之人,不過這些年來他喝過最好的酒就是許世師父釀造的藥酒,而且不僅不傷身體,還滋補氣血。

    當然,他也知道許世這是在轉移話題,不過他也不準備說了,找個時間將大姐和小妹都叫過來一起開一個家庭會議。

    江月這些年開始反對許成喝酒了,沒辦法,年輕的時候應酬多了,胃喝傷了,不過對于許世的藥酒,她是不反對的,反而她自己都喜歡喝上一些。

    許世這邊成功的轉移了話題,許成就將目標放在了自己的一雙兒女身上,重點是兒子身上。

    “許銘杰,你這學期的期末考試成績怎么樣?我怎么沒有聽你匯報?”許成板著臉問道。

    原本還在埋頭狂吃的許銘杰立即僵住了,他已經將自己的存在感降到了最低,沒想到還是沒有逃過。

    不過此時他的腦袋正在瘋狂的運轉,想要逃過這一劫,在思考的同時他還將求助的目光看向了小叔。

    但此時的許世還不容易擺脫了自己大哥的糾纏,怎么可能自找麻煩,直接無視了他的目光。

    眼看著求助無果,許銘杰都打算放棄抵抗了,忽然腦海中閃現一絲靈光,隨后只見他眼神大亮道:“爸,你們剛才說給我小叔找工作的時候我有個辦法,小叔,你看你當我的經紀人怎么樣?”

    果然,這話一出許成的注意力立即就被吸引住了,說到底許銘杰已經有了自己的路,而且也有了一些成就,學習方面只是附帶的罷了。

    “經紀人?你不是已經有了經紀人嗎?而且你小叔也不會這個?還有你公司能同意嗎??”許成雖然是反問句,但明顯見到他已經心動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GPK钱龙捕鱼技巧视频